您当前的位置 :杭州络卡奔清洁设备有限公司 > 新闻中心 > 正文

专家:中国和苏联完全不同 欧洲为什么害怕中国

  
责任编辑 木木
2020-08-02 07:30

(原标题:冈特·舒赫:为何中国让欧盟“担惊受怕”?)

大家好,欢迎来到《刚刚连线》。

在第二集里我们讨论了德国和欧洲应不应该被迫接受在中美之间做选择题。剧透一下:当然不应接受!

那么,今天的话题是:欧盟想要怎样的对华关系?

我们先要看看官方战略,听听欧盟驻中国大使怎么说,如何把外交语言翻译成大白话,以及你要如何扮演民间外交官。

2019年3月12日,欧盟委员会在《欧盟-中国:战略展望》里重新定义了对华战略,我把它的链接放在下面的视频描述部分了。

引用一段:

“在不同的政策领域,中国既是与欧盟有相似目标的合作伙伴,又是欧盟需要找到利益平衡点的谈判伙伴,还是同样追求技术领导地位的经济竞争者,也是推广另一套治理模式的制度性竞争对手。”

我们来一个个拆开看:

1.“合作伙伴”

这个最好懂:中国的体量意味着一切全球事务、全球决策只要没有中国参与,就毫无意义。欧盟驻华大使郁白在接受中国国际电视台采访时,举了应对全球变暖、控制新冠疫情,以及防止核武器扩散等例子。

冈特·舒赫:为何中国让欧盟“担惊受怕”?

2.“谈判伙伴和经济竞争者”

这意味着今天中国的经济已经可以平视欧洲。几十年来,欧洲进口廉价的制成品,然后出口机械等商品。今天,中欧之间的竞争已成常态,几乎遍及每个行业,包括5G等最尖端的技术行业。欧洲希望跟中国公平、健康地竞争。中国和欧洲在市场准入、知识产权、技术转移、国家补贴等方面应该遵循相同的规则。

过去尽管不对等,我们也没有太在意,因为那时候双方还没有展开正面竞争。但现在不一样了。中国加入了世贸组织,接受了它的规则,但没有一直完全遵守。欧洲一直在催促中国,如果我是中国,我肯定也是能拖则拖。

要强调指出的是,欧洲希望中国作为世贸组织、世卫组织、巴黎气变协定等多边机构的一部分,而不是像特朗普领导的美国那样退出或拆散这些它们。欧洲愿意对这些机构的结构和规则进行调整,以适应体量越来越大的中国。然而在这件事上,符合欧洲利益的做法也是能拖则拖。

冈特·舒赫:为何中国让欧盟“担惊受怕”?

不论是中国还是欧洲,都必须跟上现实变化的脚步。

3.“制度性对手”:

这才是整个战略的核心,但官方文件恰恰对此着墨最少,欧盟大使也把话说得很圆滑,尽管很中听但没什么实质意义。

我不是外交官,我有权用自己的脑子思考问题。

什么叫“制度性对手”?显然,中国和欧盟有不同的政治体制。但几十年来,西方一直固守着一个不现实,甚至很傲慢的信念:

即中国经济的崛起将导致其社会模式不可避免地发生变化。当中国人挣的钱足够支撑体面的生活,他们就会想更积极地参与政治进程,中国和欧洲的政治体制就会变得越来越相似,当然是以欧洲为标准,中国向我们靠拢!

直到不久前,西方才意识到这是个错误。中国和当年的苏联不一样,国家运转良好,那自然就会得出结论:系统能跑就不要换。绝大多数中国人对现实状况相当满意,政府是得到“天命”的。

冈特·舒赫:为何中国让欧盟“担惊受怕”?

这件事为什么很重要?

在欧洲传统里,人们很害怕共产主义。尽管它是德国人马克思和恩格斯发明出来的,但德国之所以侵略苏联,相当重要的原因是它们都清楚不可能跟对方长期共处,失败的一方社会精英将被消灭,平民将被奴役。

当时的欧洲国家和美国哪怕再反对纳粹德国,它们也都认同其对共产主义的判断。在俄国和后来的苏联进行的战争,最终的目标都是全球革命。所有国家或早或晚都将成为共产主义国家。

就当时的情况来看,这种戒惧之心是比较现实的。

你要知道,不管这样做合不合理,欧洲都在有意或无意之中,把苏联带来的威胁投射到了今天的中国身上。同样,我们也不加反省地假定其他人都会跟我们一样行事。

我认为在以基督教为基础建立的国家,人们是某种政治福音主义者或政治传教士,这一点已经深深刻在社会基因里了。我们想给世界带去光明。我们往往出于好意去施惠,但就和传教士一样,有时候我们也没有真的去了解“受惠者”的真实想法。

冈特·舒赫:为何中国让欧盟“担惊受怕”?

抛开我们错误的观念,繁荣的中国到底想要什么?

没有哪个体制尽善尽美,我不指望世界所有国家都接受同一套政治体制,组建世界政府。那么各种制度到底有没有可能并存共处?

我认为有。前提是“自己活,也让别人活”。

如果双方都不强迫对方“皈依”,而是相互容忍,那么“制度性对手”关系将变成什么样子呢?

移居别国的人将是少数,公民们只会关注哪个社会发展得更好,繁荣度和主观幸福度更高。

领导者仍将有动机去操纵人们对国际比较的看法,使其对本国有利,正如我们在疫情期间所见到的情况。

冈特·舒赫:为何中国让欧盟“担惊受怕”?

“观感即现实”:人们采取行动的依据是他们所相信的真相,不见得是真正的真相。

在影响西方公共舆论这件事情上,中国似乎完全处于弱势地位,毕竟在其传统里就不会把一切事情都拿到台面上来讨论和解释。

只要中国尝试这样做,都会被扣上“宣传鼓吹”的帽子而遭到无视;只要中国一沉默,反面报道立刻就会占领舆论空间。

刚刚连线03:为何中国让欧盟“担惊受怕”? (来源:~)

我在这里分享我认为可以和中国共生共存的六大原因。

也许它们在你看来都再明显不过,但对担惊受怕的欧洲人来说,它们并不那么显而易见。

人与人在现实生活中的交流互动是最有说服力的。如果你遇上这样的情况,或许会想起在“西方荒野里的孤独呼唤”的我。

1. 几乎所有西方国家政府的支持率都会在选举结束后不久,政策开始落地的时候跌到50%以下,往往就再也起不来(参见特朗普政府的例子)。然而西方民调机构在中国调查发现,中国政府支持率在80%左右,这也符合我的主观印象。民主制度里,政府合法性不见得与人民密不可分。

冈特·舒赫:为何中国让欧盟“担惊受怕”?

2. 我们总听到“自由”这个词。欧洲人总喜欢提香港、西藏、新疆、台湾,以及更广泛的人权。一位中国朋友向我指出:应该让欧洲人说话算话,不管共产主义本身有什么优点缺点,人们都应该有自由选择要不要生活在这种制度之下。

3. 那么反对派呢?没有哪个地方能让所有人都开心。在德国,以颠覆民主秩序为目标的政党是非法的。我们不把他们叫做异见人士或自由战士,而是叫做极端分子。看来自由得也不彻底嘛。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认为这样挺好的。我们从希特勒那里吸取了教训,他是靠民选上台的,结果却拆了民主制度的台。

4. 中式共产主义和苏式共产主义味道不太一样,它完全不以全球革命为目标。中国有孤立主义传统,长城的本质是被动防御,西方帝国则完全相反,通过鸦片战争迫使中国打开国门通商贸易。郑和下西洋也是和平探索,跟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西方暴力强迫异族臣服不可同日而语。

冈特·舒赫:为何中国让欧盟“担惊受怕”?

5. 尽管历史上内战不断,但中国却没有试图通过征伐来建立更庞大的帝国。当前中国能够保持内部稳定,是一项被忽视的、但非常了不起的成就。看看叙利亚、南斯拉夫等地方,那些想改变现状的人应该好好想想可能发生的情况。

上一篇:国家医保局:预防性疫苗等不纳入基本医保_热点
下一篇:久未露面的任正非有大动作:连访4名校 传重要信
杭州络卡奔清洁设备有限公司
浙ICP备14019447号-1
版权所有 杭州络卡奔清洁设备有限公司